<listing id="7dz7n"><del id="7dz7n"><strike id="7dz7n"></strike></del></listing>
<var id="7dz7n"><video id="7dz7n"></video></var>
<var id="7dz7n"></var>
<menuitem id="7dz7n"><dl id="7dz7n"><address id="7dz7n"></address></dl></menuitem><menuitem id="7dz7n"><strike id="7dz7n"></strike></menuitem>
<var id="7dz7n"></var>
<var id="7dz7n"><strike id="7dz7n"><thead id="7dz7n"></thead></strike></var><var id="7dz7n"><video id="7dz7n"></video></var><var id="7dz7n"></var>
<cite id="7dz7n"></cite>
<menuitem id="7dz7n"><video id="7dz7n"></video></menuitem>
<var id="7dz7n"></var>
<menuitem id="7dz7n"><strike id="7dz7n"><thead id="7dz7n"></thead></strike></menuitem>
<var id="7dz7n"></var> <cite id="7dz7n"></cite>
<cite id="7dz7n"><video id="7dz7n"></video></cite>
<menuitem id="7dz7n"></menuitem>
<var id="7dz7n"><video id="7dz7n"></video></var>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中心 > 集團新聞


楊房溝夢圓今朝——寫在國內首個百萬千瓦級EPC水電站并網發電之際

發布日期:2021-07-01 來源:水電七局 作者:黃琪 陳果 字號:[ ]

雅礱江上,群山疊嶂,大壩雄峙,湍急江流變平湖。

建黨百年前夕,中國電建承建的國內首個百萬千瓦級EPC水電站——楊房溝水電站首臺機組正式并網發電。

壩前,攔洪削峰;壩后,浪翻如雪?!懊髦椤绷鹘鹛抒y,源源不斷把電流送往長江經濟帶,書寫“碳達峰、碳中和”時代答卷。

大壩無言,安靜聳立,向世人講述,過往經歷。

第二次魯布革沖擊

雅礱江,發源于青藏高原巴顏喀拉山南麓,浩浩湯湯,一瀉千里。

作為水能資源的巨大寶庫,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水電人看它,總是眼里放光。

流經四川省甘孜州、涼山州、攀枝花市,干流全長1571公里,天然落差3830米,在全國規劃的十三大水電基地中排名第三。

此前的三十年,雅礱江公司與水電七局一道,深耕雅礱江,采取早期“自營式”管理模式,先后在二灘、錦屏一級、錦屏二級、官地、桐子林、兩河口等水電站并肩攜手,開花結果。

改革,始于上個世紀80年代——魯布革沖擊。公開招標引入競爭,水電建設全面進入設計-招標-建造建設管理模式。

進入新時代,電力體制改革逐步深化、水電開發成本越來越高,為適應新形勢,決定在楊房溝創新采用EPC模式。

何為EPC?

顧名思義,是指一個公司受業主委托,按照合同約定,對工程建設項目的設計、采購、施工、試運行等實行全過程承包。在總價合同條件下,對其所承包工程的質量、安全、費用和進度負責,直至全部正常達標,接手就可正常使用。

為什么是EPC?

這是國外通常使用的工程管理模式,主要有三大優勢。充分發揮設計在整個工程建設過程中的主導作用,有效克服設計、采購、施工相互制約和脫節的矛盾,建設工程質量責任主體明確。

在國內通常做法是把地下工程、大壩工程、沙石材料和供水供電分開,進行發包招標。兩種做法孰優孰劣,一目了然。

為何是楊房溝?

楊房溝主要建筑物由擋水建筑物、泄洪消能建筑物及引水發電系統組成。大壩采用混凝土雙曲拱壩,壩高155米,安裝4臺375兆瓦的混流式水輪發電機組,總裝機容量1500兆瓦。工程難度可控,工程規模中等。作為首個百萬千瓦級EPC水電站,并網發電后,將成為雅礱江中游第一個投產發電的梯級電站,具有引領示范作用。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理事長張野認為:“雅礱江楊房溝水電站率先開始的大型水電工程EPC建設管理的探索與實踐,為新常態下水電市場轉型升級提供新的發展方向,對于未來我國水電建設具有示范意義”。

“1+1>2”的楊房溝道路

2015年,中國電建水電七局和華東院組成雅礱江楊房溝水電站設計施工總承包項目部。這群人逆江而上,開江鑿巖,攔河筑壩,書寫水電建設轉型升級新篇章。

水電七局黨委書記、董事長李東林,華東院黨委書記、董事長張春生深知意義重大,提出同舟共濟打造利益、責任、生命共同體,把楊房溝建成一座質量效率標志性工程和互惠合作的典范工程的明確要求。

“EPC是個好東西啊,但是給我們帶來的挑戰可就大了?!敝袊娖呔?華東院雅礱江楊房溝水電站設計施工總承包項目部黨工委書記、常務副經理陳雁高感觸頗深,“闖出一條新路”就要在摸索中前行。

電站地處高山峽谷區,具有“高邊坡、高拱壩、窄河谷、大型地下洞室群”等工程難點,20余年的水電建設經驗,讓他有底氣面對這些。

然而,真正難的不是工程建設本身,而是EPC新模式帶來的新挑戰。

傳統模式下,水電建設是接力賽,設計單位跑“上半場”,施工單位跑“下半場”,主體工程分成七八個單位同時施工。如今EPC模式下,只有總承包聯合體一家單位,要求設計施工深度融合“跑全場”,高峰期管理近六千人,協調難度非常大。

第一個吃螃蟹,總得冒風險,楊房溝不能幸免??偝邪摵象w一成立,“兩大分歧”接踵而至,亟待解決。

施工與設計的“分歧”。原本是兩個利益最容易發生沖突的單位,思維方式都不一樣,一時半刻能擰成一股繩嗎?項目部與業主的“分歧”。項目部承擔了以前由業主承擔的部分職能,包括極為重要的監管職能,能不能履行?履行得好不好?

類似這樣的狀況,直接影響項目部正常運行和工程進展。

經過一番調查研究,陳雁高發現所謂的內外分歧,固有利益之爭,但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大都是意氣之爭,在自己的道上走慣了,本是在兩股道上跑的車,現在把他們并到一股道上,磕磕碰碰自然少不了。為什么還沒有到撞翻車的地步呢?那是因為大家目標一致,就是漂漂亮亮干好楊房溝工程!

個人英雄主義也許可以成就優秀工匠,只有團隊融合精神才可將杰出工程打造成典范之作。陳雁高提出自律原則:去掉身上雜質,完成真正融合!

六年間,在楊房溝的許多人,都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

在地下廠房爆破開挖過程中,完成地質預報2700份;同等規模的水電站地質預報僅100份左右。建設過程中,盡管受疫情影響,開挖與支護工作僅26個月,同等規模的水電站最快需30個月。

2018年,左岸壩頂卸料平臺墊層混凝土面上出現三條裂縫,經嚴密審慎推斷,研判裂縫是由于f27斷層的走向發生變化,隨著邊坡開挖,巖體出現卸荷。

險情就是命令!發現險情后,總承包聯合體黨工委聯合業主、監理當即全力搶險,組織領導干部24小時輪流值守;各工區迅速成立“黨員突擊隊”和“青年突擊隊”斷層處理小組。黨員沖鋒在前,日夜輪流盯防在邊坡安全加固施工現場,第一時間協調解決生產中的問題。

“那段日子,設計工區白天現場勘探、研討方案,晚上修改設計,準備第二天的匯報材料,連續熬了四個通宵,才終于在一周內給出了各方肯定的解決方案?!苯涍^30余天“大兵團作戰”,終于在一個多月的時間里,完成330余束錨索的設計與施工,成功攻克f27斷層風險,得益于EPC一體化的管理優勢。

從整個工程而言,管理成效同樣顯著,大壩混凝土澆筑階段,以平均每月6.2米的上升速度節節攀高,創下“楊房溝速度”。工程整體較合同工期提前1年下閘蓄水,提前6個月實現首臺機組并網發電。有望提前15個月實現全部機組投產發電,提前1年竣工驗收。

在楊房溝,EPC模式下“1+1>2”效果顯著,創造多個國內首次:首次研發大型水電工程EPC模式大壩智能建造質量智慧管理系統,首次在大型水電工程總承包建設期實施全范圍、全過程設計監理,首次建立了大型水電工程總承包完備、高效、可靠的設計監理管理制度和流程等。

爭創國優金獎的決心

籌建之初,工程建設如何起勢?狹窄的河谷里建壩,沉睡的大山里建地下電站,要解決哪些難題?

六年前,深山峽谷中,數萬建設者擺開“戰場”,立下爭創國家優質工程金獎的軍令狀。

建設者們扎根一線,勇挑勇擔,終于結出“果實”,確保電站并網發電目標如期實現,以實際行動慶祝建黨100周年。

時光回溯,建設高峰期,大壩、引水發電系統工程建設面臨諸多挑戰;廠房面臨機組澆筑和金結安裝、開關站及擋渣墻錨桿、灌漿施工同時處于施工高峰期的交叉干擾;工地施工面臨大壩中孔鋼襯安裝與大壩中孔澆筑交叉管理……

他們以纜車吊罐為筆,以混凝土為墨,用一段段追夢旅程,交出了優秀答卷。

自開工以來,安全生產“零”事故;大型地下廠房洞室爆破開挖問鼎中國爆破行業“部級樣板工程”;混凝土澆筑施工單元優良率98.6%;金結及機電安裝工程優良率100%。

分秒必爭的關鍵時刻,2020年春節,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陣腳,一個個幾乎讓人窒息的困難,擺在所有人面前。

迎難而上,挺起“楊房溝脊梁”。他們克服新冠疫情不利影響,面對“2020年經營目標不變、任務不減、標準不降”要求,交出大壩全線封頂及下閘蓄水答卷。

在總承包聯合體眼中,最大的收獲就是“灌漿與錨固智能化質量控制技術研究與應用”,捧回中國質量技術一等獎,成為全國土木建筑行業領域首次斬獲的中國質量技術領域最高獎。

“有了這項技術,不管是工程材料的用量,還是工程運作,所有的一切都是可視化的,真正做到陽光作業?!睂Ρ葌鹘y施工工藝,采用灌漿與錨固智能化系統進行施工,在改善作業人員工作條件、保障工程質量的同時,也提高了工作效率,大大節約了施工工期,產生工期效益1000多萬元。

在中國工程院院士鐘登華看來,楊房溝水電工程智能建設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是國內水電行業首個覆蓋工程全體、全生命周期的智能建造統一平臺,走在了行業前列,可作為行業標準范本推廣。智能建設貫穿電站設計施工全過程,在建造一座實體的電站同時,利用工程建設大數據,同步生成一個虛擬的“數字電站”。

這群建設者們在大壩混凝土采用智能溫控系統,在所有施工區混凝土上也都采用傳統的自動噴淋、覆蓋保濕、流水養護、噴霧養護等方式,保證混凝土施工質量。巖錨梁澆筑、廠房機組清水混凝土呈“鏡面效果”,“提高水輪機層清水混凝土優良率”獲中國電力建設企業協會QC成果一等獎;大壩混凝土單元工程優良率98%以上;楊房溝智能BIM系統先后榮獲2019年度電力科技創新獎、第四屆全國質量創新大賽QIC-V級(最高級)、中國電力規劃設計協會電力數字化工程(EIM)大賽特等獎;楊房溝水電站EPC模式下質量本質管理相關成果多次獲行業大獎。

“貢獻綠色能源,服務國家發展”。在陽光的照射下,楊房溝辦公營地的墻上,12個大字熠熠生輝。

助力鄉村振興的使命

1965年,自四川樂山開始建成龔嘴水電站開始,水電七局的建設者便穿著粗布衣裳,用鐵楸、鋤頭等原始簡陋的工具,開始了漫漫水電建設之路。

當一項項工程蓄水發電時,不僅照亮了千家萬戶,而且下游居民也不再為防洪所發愁,周圍光禿禿的山被綠色植被覆蓋著,戈壁變綠洲,荒地變良田。

“感謝中國電建的叔叔阿姨們,我們要好好學習,長大后也要像叔叔阿姨一樣建設祖國?!毙膽迅卸鞯氖悄纠锟h雅礱江鎮的上百名師生。這些學校地處貧困山區,辦學環境和條件較差,生活學習條件艱苦。

自電站開工建設以來,總包部黨工委每年“六一”兒童節,都會組織建設者走進學校,為孩子們送去禮物,讓他們了解更多知識和外面廣闊的世界。

無獨有偶,他們還為當地老鄉修建了一條水泥路,名叫卡楊公路,由中國電建勘測、設計、施工,全長92.3公里,2014年建成通車,路線沿雅礱江左岸布置,途經三桷埡鄉、卡拉鄉、麥地龍鄉等多個鄉鎮。

看著眼前寬敞的水泥大道,回想起過去的生活,老鄉們激動萬分:想破天都想不到家鄉會有這樣的變化。

盛夏時節,沿雅礱江而行,目之所及,綠意縈繞,俯瞰群山綿延,涼風吹拂,聽山鳥和鳴,萬分愜意。

這里有雅礱江流域最大的魚類增殖放流站。為做好開發與保護并進,總包部黨工委緊扣生態文明建設發展理念,前瞻性做好流域內生態保護,采用環境保護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投產使用,于2018年成功建成全國首個采用仿生態野化訓練魚類的增殖站,承擔雅礱江中游卡拉、楊房溝、孟底溝、楞古等4個大型水電工程的魚類增殖放流任務,全面維護雅礱江流域水生態系統的可持續發展。

這里有超高的環保等級,占據四川省四分之一的森林面積,發現一個煙頭罰款一萬;這里有嚴苛的環水保施工要求,工程生產廢水和生活污水因地制宜、分別治理,實現污水零排放;這里有明確的文明施工要求,開挖不揚塵,車過不留痕;這里有高昂的罰款額度,上限可達5000萬元……

面對這些,總包部不講條件,從自己做起。施工現場的風管、水管、電線、電纜支架全部采用測量儀器放點,把水平度控制在1厘米之內;施工設備、車輛、道路定期維護保養;施工現場增設垃圾桶,收集所有零星垃圾;現場配備專門吸煙室;配備標準化、環保移動廁所;對于營地建設,統一購置垃圾桶50個;輔助工區專門的垃圾車每天對所有工區進行垃圾收集運輸;水車不停地在所有道路灑水,進行有效降塵……在質量監督總站驗收專家組的檢查中,楊房溝砂石加工系統與低線混凝拌和系統更是獲得綠色“花園式工廠”的美譽。

讓雅礱江公司楊房溝建設管理局局長曾新華最引以為豪的,還是依托電站項目建設,助力民族地區鄉村振興。過去幾年,楊房溝水電工程帶動投資超過75億元,采購當地建材超過6億元。投產后可以帶動當地就業2000人,每年發電68億千瓦時,產值約20億元,可貢獻稅收約2.8億元。

楊房溝水電站全部投產發電后,每年貢獻的綠色電能相當于節約標煤消耗約230萬噸,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475萬噸,減少二氧化硫約34萬噸,相當于種了264萬顆樹。

舊貌新顏,恍然若夢。眺望未來,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一個“可贊美的光明前途”正在走來!


楊房溝水電站大壩泄洪


楊房溝水電站首臺機組座環吊裝


楊房溝水電站首臺機組定子吊裝


楊房溝水電站二次蓄水


楊房溝水電站魚類增殖放流站


并網發電儀式現場





【打印】 【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